n9ss6好看的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 愛下-第五十五章 懷疑(求推薦票)熱推-98i0u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
—————
听到蒋白棉的问题,商见曜和白晨本能对视了一眼,但只从对方脸上看见了相同的茫然。
蒋白棉双手一撑,坐得更笔挺了一点:
“你们还记得之前那个遗迹猎人,叫哈瑞斯.布朗的那个,秃头的那个,提供的情报吗?”
很显然,蒋白棉的记忆力相当不错。
作为当事人,商见曜瞬间回想了起来:
“是月鲁车站以北有人类异常死亡的那个情报?”
“对。”蒋白棉郑重点头,“当时哈瑞斯.布朗说,他们发现了几具刚死不久的尸体,表面没有任何致命的痕迹,但表情或痛苦,或恐惧,或带着诡异的笑容。”
白晨顿时恍然大悟:
“组长,你的意思是,那些人都是在梦境,不,真实梦境中死去的?”
蒋白棉“嗯”了一声:
“你想,我只是在梦中戳了下自己,现实就有对应的红肿小点凸显,而仔细看,那里根本没有针孔。
“同样的,商见曜在梦里扇了自己一巴掌,现实也获得了五指印和脸部的肿胀。
“如果,我是说如果,在这样的梦中被子弹命中了要害,或者吸入了让人表情怪异的毒气,或者于欢愉的巅峰受到突然的惊吓,那现实中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会表面没有致命伤痕地死去……”商见曜沉声回答道。
他脸上的五指印很可能是一种应激性的现象,消退会非常快,可一旦心脏因此停止了跳动,那就永远恢复不了了。
话音未落,商见曜猛地站起,回到自己的睡袋处,披上外套,挎上了“狂战士”突击步枪。
他一边打开枪支保险,一边大步走出了帐篷。
“发生了什么?”负责警戒的龙悦红忙开口问道。
商见曜抬头看了眼后方的岩壁,环顾了周围一圈:
“你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物吗?
“或者,不同寻常的现象?”
龙悦红回想了一下,坚定地摇了摇头:
皇族之谜独恋冷魅邪公主
求生五人组
“没有。
炮灰太輕狂:帝尊,不約
“就是路过的野兽都很少,也属于正常物种。”
说话间,龙悦红借助皎洁的月光,看见了商见曜右脸的红肿和较为明显的五指印。
“呃……”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询问了,眼神变得略有些古怪。
这时,蒋白棉已穿戴整齐,拿上武器出来,白晨紧跟在后面。
“有发现什么吗?”蒋白棉表情略显凝重地问道。
“没有。”商见曜严肃回答道。
蒋白棉没去管龙悦红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的目光,自行巡逻了一圈,感应了下周围的各种电信号。
泡妞低 青狐妖
“确实没什么异常。”她走回商见曜、白晨身旁,略微松了口气道,“看来,只要不睡着,就不会被影响。”
见龙悦红一脸茫然,蒋白棉捡重点将自己和商见曜的遭遇描述了一遍。
而龙悦红就像在听广播节目里的故事,又害怕又不太相信。
坦白地讲,如果不是有组长作证,仅凭商见曜的说辞,他绝对会说:
“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好笑!
曠世奇仙 賴 飛
“你去和秩序督导员说啊,看他们信不信你!”
秩序督导员是负责“盘古生物”内部秩序的职业,无论打架斗殴,还是侵害他人,都归他们管。
——“内生态区”每一层楼都有一名“秩序督导主管”,下面有三个秩序督导组长,每一个组长手下,又有几名秩序督导员,
再往上,十几二十层楼一个大区,每个大区设置一个“秩序督导局”。
“秩序督导局”之上则是隶属于“董事会”的“秩序督导部”。
听完蒋白棉的描述,龙悦红下意识回了一句:
“这不会真的吧?”
问完之后,他迅速闭上了嘴巴,不再等待答案。
既然商见曜都可以让机械僧侣净法和他握手道别,那出一个怪物能让人在梦中诡异死去,似乎也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
不得不说,出了公司,来到地表后,龙悦红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比以往认知的魔幻很多。
“会是一名觉醒者吗?或者,产生了畸变的次人、动物?他们说不定也拥有类似的能力。”蒋白棉侧头看向了商见曜。
“除了自身能力,我对觉醒者的了解不比你们多。”商见曜跟着扭头,望向了白晨,期望这位有丰富灰土生存经验的女士能给予答案。
白晨摇了下头,示意自己也未遇到过类似的异常:
千面魔王
敗家子
“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让哈瑞斯.布朗这种经验丰富的遗迹猎人匆忙撤离,不敢靠近。”
蒋白棉思索了几秒,看着商见曜道:
“我有些好奇,你究竟是怎么挣脱刚才那个梦境的?
“嗯,你刚才说过了,是依靠觉醒者的能力,但我希望了解一些细节,这或许能给我点启发。
“如果你觉得这是自己的秘密,就让白晨、龙悦红到边缘去巡逻。
“至于我,呃,我这个人,应该还值得信任吧?”
寂滅天尊 戀風
说到最后,蒋白棉实在找不出理由,又不愿意用当前处境强迫商见曜回答,只好耍了下赖。
“没什么。”商见曜坦然回答道,“我用的是你们见过的‘推理小丑’能力。当时,因为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却没有醒来,我初步排除了做梦的可能,想的是,抢车,远去,等天亮之后再回来看你们是否恢复了正常。
“结果,我起身的时候,看见了后视镜里的自己。
“我当时就想啊,能不能用‘推理小丑’的能力影响自己,让我更加确定地相信这是一个梦境。
“如果真的是梦境,那我就相当于识破了真实与虚假,强化了这方面的自我认知,应该有不小的可能直接醒来。
“若不是梦境,我也给自己写了提示……”
说到这里,商见曜才记起梦中的安排,忙将手伸入衣兜,拿出几张用于记录的纸。
而这些纸里除了一张描绘有钢铁厂废墟的残缺布局图,标注有“厕所”,其余都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提示。
“果然……”商见曜长长舒了口气,继续说道,“写完提示,我就开始利用‘推理小丑’的能力让自己根据不相关的条件得出‘在做梦’的结论,而这确实也强化了我的判断和认知,帮助我挣脱了梦境。”
蒋白棉听得颇有感触:
“真狠啊,连自己都骗。”
“……”龙悦红差点被逗笑,好不容易才忍住。
“……”商见曜也没想到蒋白棉会给出这么一个“评价”,险些就忘记了后面要说什么。
他顿了顿道:
“之前没有做过类似的实验,等看到了后视镜里的自己,才觉得可以试一试,而且,‘推理小丑’也分两种情况:
“一种是用显而易见的事实让目标得出几乎不相干的、对我有利的结论;
“一种是靠没什么价值的条件让目标得出不符合逻辑但结果正确的判断。”
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不错,看来这次的事情帮你更进一步掌握了能力,拓宽了它的边界。”
商见曜正要说点什么,突然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蒋白棉随即望向了白晨:
“你有什么想法?”
“在不确定异常已远离的情况下,今晚最好都不要睡了。等天一亮,立刻就驾车往南边去。以你们的精力,半晚不睡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白晨给出了非常稳重非常谨慎的建议。
龙悦红下意识指向黑鼠镇入口道:
“这里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先保证自身安全再说其他的。”蒋白棉毫不犹豫回应道,“再说,梦境的异常不会只针对我们,附近区域的遗迹猎人、荒野流浪者里,应该也有人受到影响,而他们的诡异死去会让这里短暂变成禁区,成为口口相传的恐怖地带,一时半会不会再有什么人敢于过来。
恶魔校草说爱我
“呵呵,如果有人连这样的消息都收不到,什么都不清楚就进入,那我不认为他们有能力找到黑鼠镇的入口,搬开堵住洞穴的巨石。
“等到相应的影响消退,公司的人也差不多过来了,到时候,他们要是没找到我们,肯定会发信号弹通知的。”
龙悦红再没有意见,四人就这样值守到了天明。
然后,他们轮流驾车,往南方返回。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副驾位置的蒋白棉扭头对商见曜道:
“你试着睡一下,看梦境还有没有异常。
“放心,我会盯着你的,一有什么不对就摇醒你。”
“我自己能醒。”商见曜很有自信地低语了一句。
“啊?”蒋白棉侧了下脑袋。
她的笑容没有一点减退,反而更加明显了。
商见曜没再多说,想了一下,抬起右手,捏了捏两侧太阳穴。
他旋即闭上了眼睛。
…………
冰冷漆黑的金属墙壁高高屹立,围出了一个宽广空旷的大厅。
大厅高处,看不到顶端,只有一片昏暗。
昏暗里,数不清的璀璨光点密布,缓缓转动,仿佛形成了一条又一条星河。
我和双胞胎老婆
大厅的中央,星光洒落,凝聚成了一道巨大的、模糊的人影。人影两手往外展开,保持着严格的对称,似乎在模拟天平。
“一个代价,三个恩赐”的声音空洞回响,层层叠于商见曜耳畔。
商见曜凝视了这幕场景近十秒,低沉吐出了四个字:
“群星大厅……”
他没再言语,越过那道模糊的人影,抵达了大厅最里面,停在了沉重的灰白石门前。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