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zcg人氣連載小說 蛟龍決-第一百六十五章燈花谷大敗而歸展示-m79vh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肃羽有些茫然地摇摇头,陆蕴儿道:“代表官府的呼合鲁,了无迹以及很多武林中人都想从你手中得到宝莲御令。如果你期初就把宝莲御令交给了苗飞羽,他们悄悄跑掉,整个中原武林和官府并不知情,依然会来找我们俩个讨要宝莲御令,那时候我们又拿不出,说了他们也不信,到时候估计我们不但救不了罗刹岛,也救不了你师父,就是我们俩个也是危在旦夕了!”
许仙 说梦
肃羽醒悟道:“我明白了!你是故意当着五短门和骷髅岭的人把宝莲御令交给我师祖他们的!这样,江湖中就会知道宝莲御令的去向,不会再纠缠我们!”
陆蕴儿一只手挽着肃羽的手臂,一只手伸出往寂静无声的四野一划,笑道:“对呀!要不然我们这会子还不知会怎样四处逃命!哪里有这么清净呢?嘿嘿”
肃羽皱眉道:“蕴儿,可是我们得以解脱,但灯花谷众人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你知不知道?”
重生之宠你一生 跳舞的萝卜
蕴儿撅起小嘴儿道:“哪能怨谁呢!只能怪他们贪心!你想假如我不这样,到时候他们一走了之,我们怎么办?我们有危险,他们会来救我们吗?”
肃羽道:“蕴儿,也许你说的对!你这样做,我也不怪你!不过如今他们有难我却不能袖手旁观,否则,万一他们有什么闪失,我没法向师父他老人家交代!你不如先回船上等我,等他们脱险之后,我再回去找你!那时我们再一起到罗刹岛救我母亲!”
蕴儿道:“你若想去救他们我也要去!你到哪里,我就要跟到哪里!我哪儿也不去!”
说罢,干脆伸双臂紧紧将肃羽的腰缠住。
时间紧迫,肃羽只得点头答应,二人手拉手,脚踏着迷离的月色,也往灯花谷众人行走的方向追去。
他们一路急追出三十里,依然不见灯花谷和五短门的踪迹。
二人心中起疑,奔上一个坡顶驻足眺望,只见微明的月色之下,四野黑黝黝的丛林,随着山势变化,高低错落,连绵不绝,山雾如纱,在山岚之间起起伏伏,时涌时散。
周遭并无凶杀殴斗之气。
奇案秘档
肃羽皱眉道:“按说从此回灯花谷应该是朝这个方向才对!可是我们追了几十里还不见他们,真是奇怪!”
有妖怪 阡鈈慧
蕴儿遥看着苍茫晦暗的远天,略一沉吟,突得轻笑起来
“我说你的这个师祖真是和老泥鳅,黄海山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个个都狡猾得可以!我猜想他们出来之后,一定是担心有人会追赶,因此反向而去,准备绕个大圈子再回灯花谷,嘿嘿,这样一来,倒是把我们俩个给蒙住了,骗得我们白跑了这几十里路程!我们掉头回去,沿着反向追,一定能追到他们的!”
肃羽也恍然大悟,二人不敢耽搁,只得又互相拉扯着,转身回奔。
一口气,几十里过去,却依然不见他们踪迹。
肃羽不禁又担心起来,脚下并不止步,边走边问蕴儿道:“我们来回已经多走了许多路程,累些也不怕,只是不知还能不能即时赶到!但愿五短门和骷髅岭的人也能像我们这样,被他们骗过!”
陆蕴儿摇摇头道:“那些人都是老江湖,狡诈得很,更何况他们之间只是前脚挨着后脚,甩掉不易!我们尽早赶过去,至于结果如何,只能看天意了!”
二人又反向跑回将近六七十里路程,正急行之间,突得,有几声兽吼从不远处的林中清晰传来,随着那震慑心魄的连连吼声,瞬间,惊起林中无数鸟儿,“扑啦啦”闪动着翅膀四散奔逃。
肃羽与陆蕴儿都吃惊非小,他们万没想到那几只虎竟然会在此地出现,既然老虎在此,那黄海山定然也在此地,而太白鹤当然会随着他们同时在此。
怒颜 月雯儿
肃羽想到师父,心中又是喜悦又是担心,不顾疲惫,拉着蕴儿便钻入林中,直奔虎啸的方向。
虎啸声听着清晰,似乎很近,但循声过去,却比想象得远了很多。
待二人好不容易,绕过两片丛林,从一座郁郁葱葱的山坡顶上居高而下,来到谷底。
麒麟剑 傻帽儿
昏暗的月光之中,只见十几个人嘴里“哼哼唧唧”的,互相搀扶着缓缓而行。
肃羽一眼便看见为首的正是金刀圣手谢伦与铜笛圣手孔力子,二人衣衫不整,满脸血迹,他们正合力架着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头,那个老头头上,身上都缠裹着布条,被他们搀扶着勉强行走。
肃羽见到如此惨状,心中大恸,急忙紧赶到老者前面,“扑通”跪倒在地,哭道:“肃羽来迟了!让师祖,师叔和灯花谷的众弟兄受苦了!”
众人正垂头丧气往前走,此时才看见肃羽,谢伦停下正要说话,他二人架着的老者却停住了哼哼,睁开半闭的双眼,瞅瞅前面跪着的肃羽。
大败之下,本没有好心情,又扫眼瞅见肃羽旁边还侧身站着陆蕴儿,心情更是大坏,鼻子里深“哼!”了一声,不愿理他们,摆摆手,示意谢伦和铜笛圣手孔力子绕过去。
灯花谷众人个个不死带伤,颜面尽失,此时,敌人都已经离开,他们便把责任强加在肃羽与陆蕴儿身上,因此,走在肃羽与陆蕴儿旁边,个个怒目而视,白眼相向,无一人愿意理他。
陆蕴儿见众人如此,只得去拉扯肃羽,低语道:“羽哥哥,他们自己没用,反倒个个要埋怨你,干脆不理他们,你起来,我们还是走吧!”
肃羽起身,又大步跑到苗飞羽身前,恳请道:“师祖,您老人家身受重伤,不易走动,还是让我背着你走吧!等您老人家伤好了,不论如何责骂肃羽,肃羽一律承担,绝无怨言!”
苗飞羽看看他,举手就要去打,谁知手臂有伤,刚刚抬起已经痛得他连着叫了几声,不得以又将手臂放下。
嘴里怒不可遏地骂道:“你这孽障和那个臭丫头还嫌害得我们灯花谷不够惨吗!我们灯花谷与你们再没有任何瓜葛,你赶紧给我滚开!”
肃羽被他骂得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只得怅然退身。
孔力子架着师父,满脸凄怆一言不发,而谢伦本想说话,只是看师父这样,也就不敢再说,只得低头架着师父,与肃羽擦身而过。
肃羽呆立在原地,望着众人再一次从自己身边缓缓走过,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此时,一个头上缠满了布条的人正被人搀扶着过去。
突得脚下不稳,踉跄几步险些摔倒,肃羽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去将那人抱住。
谁知对方却腾出手来,狠狠一把将他推开,嘴里骂道:“你这罗刹岛妖女所生的野种,你和那个臭丫头差一点没把我们都害死,太白鹤真是瞎了眼,竟将灯花谷的武功传授给你!你休要在这里假慈悲!金翎圣手可不会上你的当!赶紧滚开!”
肃羽心中有口难辩,只能任他唾骂,陆蕴儿听他骂得如此恶毒,气得她伸出一根玉指直戳到金翎圣手鼻子下面,怒道:“何道,你不要觉得羽哥哥叫你一声师叔,你就可以任你欺辱谩骂!我们辛辛苦苦来回跑了百十里路来救你们,虽然来得晚了,可是你们走反路,我们也不知道,如今,你们被别人打败,是你们自己技不如人,活该!凭什么骂我们!拿我们撒气!”
何道气得恶狠狠道:“臭丫头,你休要装好人!你把宝莲御令交给我们的时候,故意将五短门和骷髅岭的人引来,然后尾随追杀我们,你以为我们不明白吗?你们来也不是为了救我们的,而是想伺机等到我们与五短门和骷髅岭两败俱伤之后,你再从容拿走宝莲御令!哼哼,不过,你们来晚了!宝莲御令已经被黄海山拿走了!你们也要不上了!”
肃羽还要解释,何道哪里肯听,只顾走路,不再理睬他。
九天雏龙 麒麟独卧
肃羽眼见得众人慢慢走过,心中怅然若失。
陆蕴儿站在旁边,怒目看着他们离开,本欲骂个痛快,只是她看看肃羽满脸悲催,又忍了。
这时,听最前方有个粗旷的声音传来
“我们到了这里被五短门和骷髅岭的人围住,争斗之间,堪堪不支,三师叔黄海山驱虎赶来,让我们交出宝莲御令,他答应帮我们对付五短门和骷髅岭,还同意放了大师兄,师父因此将宝莲御令给了他,可是他虽然驱走了五短门和骷髅岭的人,却临时反悔不愿释放大师兄,我们都受了伤,想救他也是有心无力!他们应该是沿着原路回去了!你们不要耽搁,赶紧去追吧!也许还来得及!”
肃羽听出是金刀圣手谢伦的声音,冲着远处深施一礼道:“多谢二师叔指点,我们一定要把师父救出来,望师祖,各位师叔放心!”
说罢,急急与陆蕴儿一起,穿林海,沿着那条野径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