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911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三節 心域與刻影分享-2s73m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心协镜的威能之强,实在不是一介胎神境修士可以承受的。
如果换了其他人对心协镜进行炼化,即便是圆觉境修士,也注定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然而,银粟报身强横的重塑能力,却给了师弋强行炼化心协镜的底气。
只要心协镜无法一下子要了自己的命,师弋能够利用寒气不断重塑身体。
欠情还心
当然,炼化心协镜的过程相当漫长,不可能在一次报身持续时间内完成。
不过,师弋出众的肉身强度,保证了银粟报身只有非常短的使用间隔。
而师弋体内海量的精血,则可以让师弋在短暂的报身使用间隔内,不至于直接死去。
只要能够扛过使用间隔,凭借银粟报身。
师弋就能够快速修复体内的伤势,以此将心协镜的炼化推进下去。
就这样,师弋不断在吐血和重塑当中循环。
直至三天之后,师弋才彻底将心协镜给炼化。
这一次为了炼化心协镜,师弋的精血纯度直接出现了些许倒退。
保守估计需要耗费一年时间,才能重新把精血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师弋和方剑戟的大战如此惨烈,尚且没有让精血倒退。
由此可见,炼化心协镜的难度是有多高。
不过,即便是付出了这样的代价,师弋却并不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
毕竟,精血纯度花费些时间,还是能够重新填补上的。
而心协镜这件心器,却是独一无二的。
况且,师弋除了将心协镜炼化,也没有其他掌握它的办法了。
如果不将心协镜炼化,师弋甚至无法掩盖心器本身所带有的强大波动。
这样招摇过市和暴露自身的举动,师弋自然不可能去做。
况且,现在器灵还算听话。
如果不趁着现在将之炼化,以后恐怕夜长梦多。
总之,现在看来结果还算不错,师弋已经成功的掌握了心协镜。
不过,虽然炼化成功了。
但是,想要使用这件法器。
对于现在的师弋来说,还是有些勉强。
如果不想在动用心协镜的过程中,直接死在这件心器之下。
师弋也只有在银粟报身开启之时,才能勉强运用一二。
并且,碍于修为心协镜的一部分能力,师弋根本无法调用。
这其中,创造镜世界的心域,师弋就没有办法展开。
之前,心协镜能够在无人操纵的情况下构建镜世界。
也多是得益于,它作为汲魂之地的核心。
在法阵的帮助之下,心协镜当然可以重现大部分威能。
如今,单靠师弋一人之力,自然是要差上许多的。
而更让师弋感觉牙疼的是,心协镜的许多重要功能,都需要在心域状态下才能施展。
就比如,制造实体魂魄的流水线。
在正常状态下,这项能力根本就无法使用。
不过,让师弋稍感安慰的是。
自己能够动用的三种心协镜能力,看起来都还不错。
只见师弋在银粟报身状态下,直接祭出了体内的心协镜,并在心中默念了一声疾。
随后,师弋整个人直接没入了镜中。
再度出现时,师弋已经在百丈之外的位置了。
没错,这项能力可以将使用者,传送到映入镜中之地。
虽然师弋拥有步虚符,可以借虚界进行穿梭。
捡来的萌宝:亿万首席宠甜妻
但是,这种穿梭方式的落点并不精准。
换言之,想要用步虚符赶路省时间,甚至逃命都没有问题。
不过,想要借此追击敌人,就有些想多了。
而心协镜恰好弥补了,步虚符这方面的不足。
如果再遇到像方剑戟这种精于速度的敌人,师弋凭借心协镜,说不得可以和对方较量一番了。
总体而言,师弋对于这项能力还是比较满意的。
接下来的第二项能力,师弋曾经见过。
没错,那就是心协镜所散发出来的金光了。
这金光的主要作用,就是制造实体魂魄。
不过,因为无法展开镜世界的关系,这能力直接废了一半。
不过,这倒不是说这项能力,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毕竟,这金光除了制造实体魂魄之外,还有着修复镜面的作用。
这种金光结合不灭镜装,能够爆发出怎样的威能。
关于这一点,师弋已经在那些才国势力高阶身上体会过了。
而今,师弋的身上还有一瓶没有使用过的不灭镜装原液。
师弋有心将不灭镜装原液的配置方式,重新复原出来。
如果师弋能够成功,不仅可以多出一项杀手锏。
而且,凭借不灭镜装。
师弋大概率可以不必维持银粟报身,就能直接使用心协镜。
可以预见,这项能力也是极具潜力的。
軒轅絕
这前两项能力单独看起来都不错,不过凡事都怕比较。
当师弋通过器灵了解到,心协镜的第三项能力的时候。
顿时,就让这两项能力变的黯然失色了。
这第三项能力名为刻影,是除了心域以外,心协镜在常规状态下的核心能力。
只要激活刻影,心协镜就能够将映入镜中之人的状态给刻录下来。
一旦记录,使用者就可以调用刻录信息,将之完全复制到自己的身上。
小到外貌形体、行为举止,大到流派功法、法器宝物。
只要被刻影能力给记录了下来,都可以完美的在使用者身上复现出来。
当然,具体能力强弱,还要看使用者的修为。
药圣火神 韩小灏
純陽醫道
复现能力的强弱暂且不提,刻影能力的逆天之处就在于,它可以复现独有的功能。
就比如,师弋刻录下一名圆觉境修士的法华。
当师弋以这圆觉境修士的能力,来释放法华之时。
虽然不可能让法华的厚度,比肩圆觉境修士。
但是,法华的自我恢复能力却能够完美重现。
师弋可以利用刻影能力,获得本不属于自身的流派能力、报身、甚至是法器。
当然,刻影能力也并非全无限制。
除了实物以外,所有能力方面的刻录,都是即时的。
一旦目标脱离了心协镜的映射范围,那么刻录能力也就会消失。
不过,即便有这样的限制,刻影能力依旧很强。
对敌之时的完美复刻,就意味着师弋可以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方式,灵活选择对敌方式。
无论对方是何种流派的修士,师弋都能够信手拈来的使用对方的能力。
利用这项能力,师弋甚至可以在对抗圆觉境修士之时。
用敌人的功法,来破坏报身能力的不死性。
除了犬噬以外,师弋又多了一项即时杀伤性手段。
只此一点,就让师弋对刻影能力高看一眼。
总体而言,心协镜这件心器并没有让师弋失望。
有了它的辅助,师弋相信在应付强敌之时,自己将能够更加从容。
为天渊秘境之行铺路的目的,基本上算是达到了。
才国之行圆满结束,原本师弋该开心才对。
不过,一件心事在师弋的心中久久不散。
没错,师弋所想的心事,正是金属性螟虫。
这只螟虫一天不找到,师弋的心中就实在是难以安宁。
…………
三个月时间匆匆而过。
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师弋一直尝试着利用罗盘法器,对最后一只金属性螟虫进行定位。
锦绣田园之农家娘子
然而,事与愿违。
三个月时间,罗盘法器在搜索这只螟虫的时候,一直都无法准确定位。
面对这种情况,师弋也只能选择暂时放下此事了。
毕竟,接下来的时间里,师弋需要和道旗派的丰将羽他们一起赶往芳国。
从未去过芳国的师弋,无法借虚界进行穿梭。
能够和丰将羽他们一起,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况且,师弋作为第一次参于这天渊秘境的新丁。
能够向丰将羽他们多了解一些天渊秘境的消息,也能让师弋少走一些弯路。
最重要的是,雁国一方的势力必然不会错过此次盛会。
如果师弋孤身一人的话,袁崇海等人能不能忍到秘境开启再动手,那还真不好说。
师弋虽不怕他们,但是如果被堵在秘境之外。
以至于错过此次秘境之行,那师弋才是真的亏。
正因为出于这样的考虑,师弋才会同意与道旗派结伴同行的。
就这样,师弋掐着三个月的时间点,直接从虚界传送回了范国。
停战之后的范国,基本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平静。
可惜的是北部被割裂的地域,成了此战的创伤,也不知还有没有恢复原貌的可能。
师弋就这样一边想着此事,一边向着道旗派驻地飞去。
就在这时,师弋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自己。
当师弋顺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这才发现呼喊自己的乃是熟人。
“数月不见,韩道友别来无恙。
话说,道友怎么在这里闲逛。”师弋看着对方,笑着问道。
对面的韩元在闻言,也笑着说道:
“这不,启程之日已近,掌门让我负责联络师道友。
我在附近找了找,始终未见道友的踪迹。
正打算放出符传的,没想到直接就看到了道友的踪影。
道旗派一方不日将要动身,道友既然打算同行,那就与我一同返回宗门吧。”
师弋原本就是为此才回来的,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就这样,两人御空向着道旗派驻地飞去。
一路上,师弋又问了问近几个月范国方面的情况。
韩元在闻言,不以为意的对师弋说道:
“停战协议既然已经达成,自然是不必担心雁柳两国毁约的。
甚至,我还巴不得他们失信呢。
那样一来,光是符契反噬就能搞死他们不少人。
总之,一年以内是不必担心此事了。”。
眼见对方有些盲目乐观,师弋不禁开口提醒道:
“那么一年以后呢,停战只是暂时的。
协约时效一旦结束,雁柳两国应该会卷土重来的,介时范国又该如何应付呢。”
“如果在其他时候,我范国自然是无力抵挡两国入侵。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这不是恰好赶上了天渊秘境么。
百年一次的天渊秘境,对于整个修真界而言,都有些极其重大的意义。
每次秘境过后,修真界不啻于一场大洗牌。
有些老牌势力在秘境之内全军覆没,从此一蹶不振。
而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却借此机会扶摇直上。
血色暗影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天渊秘境之内。
不过总体而言,还是倒霉蛋多于幸运儿。
此次,我范国参与天渊秘境的势力,都已经提前商议好了。
凡事皆以稳妥为主,不求有太多收获。
只要能安然度过此次秘境,我范国的伤亡必定比敌人要小,这是拉进敌我实力差距的好机会。
一吻成瘾,鲜妻太美味
如果这次天渊秘境,敌对像洪阳玉都、袁崇海之类的关键人物多出事几个。
甚至,就此永远停战也不是没有可能。
嘿嘿,此事还要多仰仗师道友了。”韩元在笑着对师弋介解释道。
听完韩元在的话,师弋这才算明白道旗派打的什么算盘。
他们是打算借天渊秘境,来消耗掉雁柳两国的高端战力,以此完成实力的逆转。
当然,被动消耗效率很低。
他们还有意借师弋之手,看看能不能主动搞死对面几个人。
毕竟,师弋与雁国势力的仇怨,几乎是摆在台面上的。
袁崇海等人在秘境之内,如果不来寻师弋的麻烦,那才真的奇怪了。
现在一想,难怪当初丰将羽会主动邀请师弋同行。
其人此举很明显,有利用师弋之嫌。
不过,师弋倒没有太过反感。
首先,丰将羽已经借韩元在之口,将此事提前摆在了台面上。
再者,即便没有道旗派参与,雁国一方也不会放过师弋。
反倒是有道旗派帮忙,师弋在对付雁国势力之时,还能多少获得一些帮助。
这一次天渊秘境,雁国势力很可能是倾巢出动。
西府牧云 威尔特亲王
甚至,就连藏的最深的降府一方,都有可能以本体参与此次盛会。
即便师弋掌握了心协镜,在面对如此之多的强敌时,也需要极其小心。
所以,道旗派方面能分担一些压力,师弋是乐于见到的。
一念及此,师弋笑着对韩元在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另一边,韩元在见师弋并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不由的彻底放下心来。
就在双方达成合作之时,师弋尚不知晓,一股危机正在暗处悄然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