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fc3c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抱抱小龍貓-第131章 贖金三萬兩,否則就撕票!熱推-7v3tu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哇哦,这简直就是送分题呀。
苏青之神色一松,长出一口气:“弟子不识水性,那个..”
“咚。”
哥們並肩闖
自己手里塞了根变异的狗尾巴草?
拿我当猴耍?
“不是这个,就是圆圆的、亮亮的东西。”
苏青之等了许久,见冷千杨姿势优雅地在虚空袋里用手指,捞出了一盏小夜灯?
咱俩真是一点默契度没有。
“避尘珠!”
逆天仙途:追魂小萌仙
苏青之简明扼要的点名主题,带了一丝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那个物件还躺在沧月派的湖底。
他此时提出来,分明就是故意的。
罢了,为怀玉走一趟就是。
“明日一早给你。”
拿出来就两秒,非要本姑娘多耗几个时辰?算你狠。
追兇獨白
苏青之困得哈欠连天,头挨枕头就睡了过去,梦见自己在山上滚了一夜的石头,腰疼的要命。
翌日一早,冷千杨风尘仆仆地回来,一眼就瞅见元庭透过窗户往里瞧。
“叫他多睡会。”
外面的声音一响,苏青之就醒了,揉着酸困的腰挪着步子走出屋。
多睡会?
酸困的腰?
众人心里脑补了一场扑倒大戏,却默契地闭紧了嘴巴。
“千杨,你!”
暴走的元道长脸上红白交织,甩袖离去。
苏青之对上李野坏笑的眼神,忽然老脸一红。
自己这个姿势好像有点欲盖弥彰,我说昨夜我差点丢了小命,你信么?
同处一室,我俩的衣角都没挨到好不啦!
算了…你们信..我都不信。
“启禀仙君,前方情人谷,九泉派弟子死亡五名,崆峒派死亡五名。”
李野的声音凉凉地响起。
“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苏青之耳畔响起一声冰冷的警告,就见擦肩而过的元道长冲自己眨了眨眼。
哼,本姑娘是被吓大的么。
“情人谷,好名字。”
苏青之微微一笑,甩了甩腰间的流苏穗子。
情人谷距离灵山的入口大约十五公里,过了这关,才算正式进入灵山。
苏青之发现越是靠近这里,越能感受到一股雄厚的灵力流淌在周围的空气之中。
極品遊龍 飛舞星辰
李野凑在自己身旁叽叽咕咕地说:“情人谷这个地方白日里鸟语花香如仙境一般,到了晚上那就啧啧..总之呢..越是长得好看的人越危险。”
“瞎看什么,好好走你的路。”
苏青之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冷千杨,就被元庭的剑柄挡住了视线,语调森然而冷漠。
“元庭,你?”
在苏青之看不见的角度,后腰被用匕首顶住,灵脉被封的仙君带了几分无奈说。
过了情人谷再说,元庭将匕首在冷千杨腰间顶的更深了几分说:“是骡子是马,一验便知。”
吆喝,冷千杨的这位挚友忽然对自己处处防备?
问题是这位仙君好像也无动于衷?
也对,叫他放下杀心可真是不易,离危险人物远点,我懂。
沿着潺潺的流水,众人行至了一处山谷内,河畔边摇曳生姿的兰花如娇弱的美人迎风盛开,吸引着苏青之的目光久久不愿离开。
穆沉英察觉她神色有异,轻声说:“你想要?”
“别!”
苏青之惊呼出声,却已是不及。
惡魔主人別惹我
“我们灵州国寒冷,少有这样的奇花异草,这是什么花?苏兄弟给我讲讲?”
穆沉英几步上前掐了一朵,邀功似的说。
前方吩咐众弟子支棚子的冷千杨忽然射来一道执着的目光,带了几分探究的意味。
苏青之故意避开他的视线,敷衍着说:“君子如兰,这个是兰花,不过穆大哥的气质适合更豪气一点的,改日我送一把上好的弯弓。”
兰花?
冷千杨募地发现自己好像从未留意过苏怀玉喜欢什么,就只记得那香辣味的卤煮花生和李豆豆煮的五香茶叶蛋。
送弯弓?
他送自己的是个十文钱不到的地摊货。
冷千杨是可忍孰不可忍,脱口而出:“苏怀玉!”
“苏兄弟,你看这是什么?”
穆沉英站在一颗暗红色的树木前兴奋地勾勾手指,说:“给你看样好东西。”
向左还是向右那还不是一秒钟的事情,苏青之毫不犹豫地奔向穆沉英,就被惊住了。
木马幸存者
眼前是通体暗红色的树木,穆沉英用匕首小心地划开枝干,用瓶子接住滴下来的红色汁液说:“这叫白筶(gao)树,甜的,尝尝。”
所謂的真實 Bates
哇塞,穆大哥这侃侃而谈的样子真的很像一个优秀的植物学家。
“穆大哥,你怎么这么厉害!”
苏青之眼睛亮晶晶地接过瓶子,赞叹着说。
“我从小就喜欢各种树木,嗯…”
穆沉英粗矿的脸上忽然泛起一丝羞涩,摸着后脑勺,嘴角不可抑制地扬了起来说。
“苏怀玉!”
冷千杨的脸色已经找不到颜色来形容,轻叩着案桌说:“你表哥出事了!”
便宜表哥小杨杨?
他是暗市的大老板能出什么事,估计有诈。
再说自己设计的剧情设定里苏师弟与他这位表哥关系很一般,太关切反而令人起疑。
三百米的距离硬是被苏青之走出了三千米的感觉,到最后连李野都耐不住性子催促道“苏师弟,你看我,龙拳虎步,这样大步走!”
“苏兄弟脚伤未愈,咋的了,就没见过你家仙君这么招人烦的。”
苏青之忽地发现身子一轻,自己的肩膀被穆沉英撑着在走,一脸不满。
冷千杨递来的纸条让苏青之的心瞬间跌入冰窖,上面的字体狷狂大气,写着:“赎金三万两,否则就撕票!”
为了显示警示作用,还特地画了三个浓重的感叹号。
那是忠臣杨素的义子,自己说什么也得救他。
苏青之一头黑线几欲跌倒,冷千杨带了几分引诱的口气说:”我们身在灵山多有不便,银子的事..”
“我帮你出,救人要紧。”
豪爽的汉子穆沉英将胸脯一抬,朗声说。
穆大哥,这是三万两!
婚心荡漾:惹火娇妻太撩人 雪天吃雪糕
你如今跟我都这么熟了?
苏青之一脸诧异地看着他想。
冷千杨蹙眉不悦,继续对苏青之说道:“你是我的弟子,这也是我…”
“分内之事,苏兄弟,你等着!”
大义凛然的英雄穆沉英曲起手指唤来一只金雕,拍了拍它的脑袋说:“去通知我们的人备货。”
再次被截胡的冷千杨终于失去了耐心,声线下降了一个度扫过这位自告奋勇的英雄说:“阁下跟我抢生意?”
“我就抢了,怎么地?”
穆沉英早就看不惯他了,昨夜明明对苏兄弟不同,今日却又忽冷忽热,简直是玩弄人心的薄情男人!
眼看气氛剑拔弩张,苏青之一左一右,喂了两颗青果说:“下火的,乖,一个一个。”
穆沉英脸色舒缓,冷千杨眉头皱的更紧,咬着后槽牙说:“灵州国很冷的,你可懂?”
你敢去就等着我打断你的腿。
“的确很冷。”
苏青之拱火地补了一句:“冷冷也就习惯了。”
“崩!”
她嘴里被狗仙君塞了个..冰雪球?
“提前适应着。”冷千杨眸子里黑云翻滚,语调冷如寒冰。
狗仙君,冷祖宗,你简直是我的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