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vz7火熱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txt-第1701章 第一位客人居然是……(求訂閱,加更)看書-gdae3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朝歌城中。
来往商客等不计其数,滔滔不绝,但没一个愿意算命的。
或者说。
没一个找姜尚算命。
哪怕他已经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宛如一得道真修一般。
依旧是如此。
穷人,算不起命。
富贵者身边自有修道强者,即使需要算命也轮不到姜尚。
剩下的中间者。
姜尚又能遇到多少呢。
更何况,他名声不显,又未曾有手段。
自然无人问津。
盘坐一天后,眼看夜幕就要落下去,姜尚不得不把发麻的腿活动一下。
免得气血不流通。
虽然有法力护持着,但法力也不是万能的啊。
凡人的生活,实在是太难了。
红颜诛花
对此。
姜尚深有体会,也很有发言权。
大到家国事,小到柴米油盐酱醋茶,但这就是凡人的生活。
他没有任何办法应对。
苦恼之下,眼看天色渐落,只得一叹,“罢了,今日先且回去,明日再来看看效果吧。”
这个时代,想要生存太艰难了。
惡化 本特利·利特
他甚至都不知道,别的那些凡人们,也不像他这般还有点法力护体,他们是怎样支撑下去的?
或者说。
且待天下
他们怎么活下去的?
有那么一刻,姜尚的内心比较赞同义兄宋异人的话。
只要能给他活路,他才懒得管你谁谁谁。
这就是他的法。
“那么,我的法又是什么?”
姜尚皱起眉头来,却百思不得其解。
此中道理,似乎太过深奥了。
很难剖解透彻。
待他回去后,自然也免不得要被那位母老虎一顿数落,又是没带钱回去的一天。
偏偏还恶了义兄。
失去了接济。
接下来他们家的日子,会比较难过了。
姜尚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啊。
只是,他觉得自己也努力了。
但……
老天爷似乎总是与自己做对,与自己相处得并不愉快。
连算命居然都没生意。
还有没有天理了。
世人难道都不算命的吗?
他心中郁闷非常,也是气得不轻。
但这种事又不好跟马氏说,姜尚也只能自己跟自己发闷气。
待看明日吧。
今日是未果了。
宋府。
得知结果的宋异人突然笑了,“哈哈哈,我就知道会是这结果,果不其然啊。”
自己拿义弟。
还真是不一般呐。
做啥啥不行。
那样子,只怕上辈子和老天爷做对了。
否则,老天爷干嘛如此惩罚他。
“等他再承受不住的时候,我再过去接济下吧。”
宋异人又心软了,“好歹是我义弟,他在这世上就我一个亲人了。”
加上他现在的家境还比较好。
也就想着在关键时刻接济下姜尚,免得他被饿死了。
好歹有些关系。
姜尚并不知道这些事。
回家他扭头就睡,也不想吃饭了。
——虽然饿了一天,但却没有半点胃口。
若明日还不能有生意,他都想换一种活法了。
轩辕坟。
一白袍女子锦帽貂裘,站立于轩辕坟前,身后落出九条尾巴来。
正是那入了大商王宫的苏妲己。
随后。
一道淡青色的光芒闪过,迎风便化作一道倩影出现在苏妲己面前。
她头顶有九个缩小版的原形脑袋,正晃悠着。
乃是一只九头雉鸡精。
好儿子刁难母亲 端水佬情
正是那苏妲己的义妹胡喜媚。
随之而来的,一道青玉之光闪烁起来,另一道人影也出现。
却那苏妲己和胡喜媚的义妹玉石琵琶精。
三人于轩辕坟中修行得道,颇有些道行存在。
借助这轩辕坟的威力,倒也能褪去身上的妖气,早日化作真正的人身不难。
“姐姐,你怎么来了?”
胡喜媚好奇地问道:“此刻,你不是应该在那大商纣王的王宫中做乐吗?”
闻言。
苏妲己脸色一笑,解释道:“二位妹妹,我们三姐妹同出轩辕坟,结为义妹关系。
今我去大商享福,自然也要为两位妹妹谋划一番,让妹妹们随我一起去享福啊。
这是我的一道法身过来的,此前姐姐我已经给大王说了,让两位妹妹持令进宫,与我一起侍奉大王。
两位妹妹也能享福了。”
“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们真能进王宫?”
两妖都有些惊喜,并且立即就换了个态度。
她们能借助轩辕坟的人皇气息脱离妖身,褪去妖气,自然就能借用帝辛的人皇气运修行。
这是好事。
天大的好事啊。
没想到苏妲己竟然还想着自己。
“自然是真的。”
苏妲己说道:“持此令,你们便可以遮住身上那些未褪干净的妖气,大摇大摆地进入朝歌。
只等你们进得朝歌后,我就让大王派兵接你们进王宫享福。
切记一路上不可莽撞。”
说话间。
苏妲己已经取出两块令牌来。
上面均刻着一个‘商’字,显然和王宫里的那位大王有着脱不开的干系。
此番。
她们一则是遵循女娲娘娘的吩咐,去霍乱大商朝纲。
二则,便也想借机修行。
若能彻底渡过劫数,成就金仙也未可知啊。
他们很期待。
“是,姐姐。”
两妖都收下令牌,对苏妲己又是一阵感谢。
若非苏妲己能想到自己,她们的修行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月呢。
曾经有人族大能肩挑万世责,有人以双手丈量大海高度。
在人族里,她们感觉到浓郁的气运力量。
那能助她们快速修炼。
人皇身边的效果就最好了。
而这里是轩辕坟,却也不过是轩辕人皇当初立的一个衣冠冢罢了。
人家的真身在火云洞镇压着人族气运呢。
否则,你以为女娲娘娘为何就偏偏选中轩辕坟中的三妖了。
天皇伏羲,那是人家的哥哥。
还是亲的那种。
有这层关系在,加上有九尾狐狸在,最能魅惑人间凡人。
哪怕那人皇帝辛有人皇之气护体,有人族气运护体,但只要气数一尽,便只是一凡人罢了。
“两位妹妹,你们这便起身吧。”
苏妲己继续说道:“姐姐我在朝歌城里等你们到来,共修大道的日子到了。”
人皇身边,不仅有气运,还有天子龙气。
除此外。
还有资源,无数的资源供她们享用和修行。
更不要说还有人间美味了。
种种好处下,她们自然是向往不已。
对于去大商王宫享乐这种事,也很有执着感,觉得是一次可行的法子。
反正有姐姐在,想那大商的帝辛应该会接纳她们吧。
毕竟,她们姐妹三人都不丑。
夜里赶路,倒是没有多少危险。
也少许多不必要的是非和麻烦,倒是省去许多功夫。
对此。
那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都没有任何异议。
苏妲己交待完毕后,这道法身便化作一缕清风吹拂而去。
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次日。
两妖便来到朝歌城门口。
拿出令牌,自有人去禀告大王帝辛。
同时,也派遣一部分人保护起来。
这就是优待。
万古仙尘
城中,那最繁华的地带处。
姜尚依旧在此摆摊算命,不同于昨日,今天多了一张桌子,以及几张椅子。
是宋异人送来的。
说是可能会帮助到姜尚。
对此,姜尚感谢一番。
就差拍那位义兄的马屁了。
长幡立下。
却依旧没有人问津。
又仿佛回到昨日那种死结去。
“今天,该不会又是白忙活的一天吧?”
姜尚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自己今天大概又是没有收获的一天。
他的预感一向都很准。
因此也颇为谨慎。
但老天爷好像专门跟他姜尚开玩笑一样。
正觉得没有人时,却突然有两位漂亮的女子出现在面前。
身后还有一对士兵护持。
不用看,姜尚也知道这是权贵。
惹不起啊。
其命,更是不敢算。
“算命。”
正当姜尚要拒绝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使得姜尚忍不住朝其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他暗运阐教妙法,却发现眼前的女子竟是一只雉鸡精。
还是九头的。
再一看旁边那女子,也是一妖精。
“嘶!”
姜尚忽然很后悔,今天为什么要出门。
一定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吧。
好不容易有人算命了。
可居然是两只妖精,这不是迫使他姜尚不得不降妖除魔吗。
他是真的不想降妖除魔啊。
上一次在江缺的院子里,他就已经快产生心魔了。
至今还害怕着。
那招从天而降的招式。
——大威……天狗子。
如今,又遇到两妖精。
看身上气息旋转,妖气弥漫,透露着红光,显然是害过人的。
这是一门阐教秘法。
很容易分辨出妖精是否害人。
“不算,你们的命太高贵了。”
姜尚摇摇头,故作镇定地说道:“算不起,也不敢算。”
其实。
他的内心慌乱不已。
他姜尚倒是想降妖除魔,可自己好像只是一元神境,压根就看不透人家的修为境界啊。
貌似……
打不过。
既然打不过,那还算什么命。
能保住自己的命就不错了。
“我就要你算。”
胡喜媚突然道:“你们这些算命的,一个个不是都说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吗?
怎么就不敢给我算命呢?
莫不是怕了?
还是你学艺不精,其实根本不会算命?”
姜尚:“……”
他想到自己也有法宝,并且此地乃朝歌城,是大商的都城。
谅这妖精也不敢显露出原形来。
否则必被发现。
“虽然很难降妖除魔,但也不是不可以试一下……”
姜尚暗道一声,不动声色祭起一枚小旗,呈杏黄之色,约莫巴掌大小。
趁着那胡喜媚还没有回过神来之际,他祭起那小旗就拍过去。
用法如同搬砖一般。
当真是粗暴不已。
“砰!”
拍完后,姜尚立马遁走。
不敢有半点遗留。
他心知自己无法杀掉对方,“我不能发挥出杏黄旗的全部力量,只能伤她一伤了。
不过……
伤她一次,没个十年八年的别想好过来。”
杏黄旗。
那可是先天灵宝呢。
乃原始天尊亲赐。
如今,也算是他姜尚的护身灵宝吧。
只不过,以姜尚元神境的修为,能发挥出杏黄旗多少的威力来。
那就只有九头雉鸡精才知道了。
——毕竟,她亲身体会过,也为姜尚试过灵宝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