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8uv精彩絕倫的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三百五十五章 動靜制陰陽閲讀-nnevi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自上宸天与天夏分离之后,玄廷便知两者之间必有一战,而自那时候起,天夏便开始筹备攻伐上宸天的事宜了。
这件事本是交由最擅阵机的陈廷执负责的,只是后来幽城分离,浊潮大盛,上宸天侵攻,内层诸神怪肆虐,导致此事进行的断断续续。
豪门恩宠:妖精别想逃 卿离
再加上天夏日益壮大,不必主动攻伐上宸天,只是拖延时日下去,也能坐观其败,所以此事一直拖延了下来。
不过陈廷执终究也是准备了一套破阵之法,并还筹备了许多破阵之器的。
尤道人接手主阵之事后,也并没有完全推翻前面的路数,而是准备将那些留下的法器也一并利用起来。
可因为两人路数不同,破阵的思路也不一样,若是把握不好,这些东西直接拿来就用,其实并不利于破阵,所以此中他也是动了一番心思的。
眼前落下的这些晶玉之光,乃是当初由陈廷执亲手主持祭炼的“诛空火雷”。
这东西一旦与除己之外的任何外物接触,都会自行化入其中,并以极快速度将之侵染为与自身一般的物属。
而等到御主需要之时,只消引动法咒,其就会骤然爆发出来,从而自内部动摇阵法根基。
要知即便是上宸天的阵法,阵机之内也不可能除了青灵生机外便什么都没有的,还有诸多法器法坛,还有镇守玄尊和其弟子,这东西要是混入进来,那真是不得安宁了。
此中就必须利用青灵生气第一时间将之排斥出去,唯有将所有人和物都是冲刷一遍,都可确保洗出此物。
可这样一来,就会牵制住青灵天枝的一部分力量了,便是镇道之宝由孤阳子三人驾驭,能发挥的力量也是总是有限了,此间用去过多,那别的地方自然就会薄弱,这便创造出了破阵的机会。
赢冲一见此物过来,顿时神色一凛。
他与陈廷执以往本就是交好之人,相互熟识,一看就这东西就知玄机何在,也明白此物十分之难缠。
他可不敢让这火雷真正融入阵中,当即摆弄阵机,发出阵力阻挡此物,同时传令下去,令诸人随他一同推动阵机,凡是有诛空火雷落入之地,就将之由实转虚。
虚实不两合,一旦由实转虚,彼此分离开来,那就可顺利驱逐了出去。虽这只简单变化,可却异常有用。
这是一种剥离手段,也是上宸天山门大阵的根本思路。
我不和你对抗变化和排布,就是不断将外来的污秽杂染清除掉,再用生机补充损失,这样你永远坏不了我。
只是赢冲此时看着那些落来雷火被不断化去,神情却不见轻松。
天夏当不可能只这点手段,只观方才倚为主力的撞天梭此刻只是当作探路之用,就知道后面一定还有厉害后手,可他虽懂阵势,可不是专研此道之人,所以猜不出会是什么。
上宸天其实有比他擅阵之人,可是这些人地位及修为不够,以往接触不到这个山门大阵,也没那个权柄驾驭青灵生机,仓促上来,还不见得有他做得好,所以最好还是只能够依靠他来。
他现在能做得,就是将各处可能存在的漏洞补上了。
他思索过后,就发声提醒镇守元节的众玄尊道:“而今阵力分薄,陈禹、正清等人很可能趁势击我,诸位要小心了,务要守住前方。”
由于少了一部分清灵生机,清穹之气向内逼近来了一点,给了上宸天诸修士极大的压迫感,他们也同样感觉到了危机将至,故一得他命令,立时提起精神,准备应付对面可能到来的冲阵之举。
尤道人在发出令符后,就眯眼观察对面,不仅是观察阵势,也在观察对面的应对方法。
破阵克阵不是摸清阵机路数就可以了,也需揣摩主阵之人的脾性手段,而后才能见缝插针,相机而进。
对面主持之人极可能是赢冲,他先前听闻过此人得名声,不过此刻在他看来,应对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无有什么出奇之处。
他还注意到前面阵力正在对聚,算得上时未雨绸缪,可在他看来,这一手其实不动还好,还能留下几分余地,让人有所忌惮,可这一动,却就暴露到明面上来了,这是主阵之人的经验有所欠缺之故。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他可没那种对手越强越好的想法,反他觉得,对手越弱,欺负起来就越痛快。
他一伸手,再是拿起一个令符,摆袖扔了下去,自语言道:“既你守御前方,那便如你之愿。”
陈廷执、正清、武倾墟三人一直等候在阵前,这刻见到一道令符落了下来,三人毫不犹豫放出自身元神,裹挟法力往阵中冲去。而他们身后三十位玄尊也都是随着他们放出了自身元神,做出一副全力侵攻的模样。
现在其实并不是冲阵的最好时机,可是这一副姿态摆出来,上宸天这里自是无法去忽视的,再兼赢冲下了命令,这似乎也印证了他的判断,所以几乎玄尊都在将自身掌制的阵力往阵前送渡过去。
这也导致他们所动用的力量远大于本来所需用的,而这里一多,别处必然变少,故立刻使得某些地方的守御变得薄弱了起来。
赢冲立刻发现了不对,明明他判断对了对方动向,可对面这一顺着他来,却是使下面动用的阵力大大超出了本来所需,导致一些地方出现了不必要的空虚,而天夏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些薄弱之处的。
果然,他方才做如此之想时,就见一道道玄兵自对面轰落了下来,照理说这些玄兵威能还不至于对大阵造成太大影响,只需稍加阻截就可。
可他能感觉到,对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要是他的真的不朝那里厚集力量,那说不定就更大的攻势到来。
故是他无奈之下抽调了一些阵力上前阻挡,同时又勉强调拨更多阵力过来隐藏在后,若有不及,可上前支援。
尤道人点头道:“倒是有长进了。”
对面显是在对抗之中也在被逼得改进自身,若经由一次磨练,下次必然不是如此了,不过他却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的。
他再拿一面令符,往下一掷,这一次,却又是挑了另一处空隙投入了攻阵法器。
下来半个夏时之中,他不断攻袭这些漏洞所在,这其中有的手段很容易就能应付过去,而有的非尽全力不可,可在他虚虚实实的拿捏变幻之下,上宸天那边对他的每一个攻阵手段都无法忽视。
若有人在外留意,便可看到,到现在为止,他的攻势一直是称得上连贯的,似若奏乐般自有一种韵律节奏。
他认为的破阵之法,当需如江河连绵,讲究气不断绝,势不中落,这样既能保持势头,也能更好隐藏其中的起落承传。
陈廷执、正清等人倒是还好,那近三十名攻阵的玄尊,在他调度之下,觉得自身每每都能得到回气恢复的时间,好若人之一呼一吸,这使得他们始终保持在巅峰状态,明明是攻阵,却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反观对面阵中,所有镇守元节的上宸天玄尊因为始终不敢有片刻松懈,却是时刻处于紧张状态之中。
赢明白这是遇上了高明对手了,对方这是把握了住“势”,哪怕轻飘飘的一个动作,都让他不得不全力应付。
守御肯定要有轻重之分,处处分薄,便处处无力,这里就看主持之人的判断了。
可他却是不敢有所放松,无一不是全力以赴,因为哪里要是稍加松懈一些,那对面不定就真的顺势下重手了。
林廷执在法坛之上看得仔细,不由心声赞叹。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尤道人这几下看去没什么出奇的,好似换一个人来都能做到,可实际对阵势的把握却是洞察入微,每一次都准确切在了关节之上,这才能达成这般动静。
尤道人此时观看了一下,对面阵势看去被扯得处处漏风,好似随时能下重手了,可他迟迟未动。
他忖道:“还是不够。”
尽管看轻对手,可他可不会真的有半点松懈,该如何还是如何做,他听陈廷执所言,这个赢冲向来是走一步看两步,肃然现在看着狼狈,可其人必然还留着藏有后手,不设法逼了出来,他是不会推出真正杀招的。
他考虑了一下,本来准备先搅乱阵脉,再让诸玄尊持旗而入,那样把握更大,但现在他决定临行改变一下顺序。
于是他一拂袖,连发了三道法令下去。
第一道法令化一道光芒冲去天穹,悬天道宫之中的诸廷望见,俱是加大了催动清穹之气。
第二道法令一落,化一道金光落在一处案台之上,瞻空道人看有一眼,便坐直了身躯,起意念沟通元都玄图。
第三道法令一落,那隐藏阵中的三十二名持旗玄尊立刻往按照此前布划,驾起遁光,往前方阵中冲去!
尤道人这时则一瞬不瞬对面阵机,暗暗道:“看你怎么做了,这般若还能忍下去,那下面管叫你没机会再用了出来。”
……
……